索隆zoro。

北冥有鱼。(信白 扁庄)3

烂梗好玩。

47
韩信趴在地上问李白:“待会打完了有什么计划?”
李白哥哥看了他一眼:“溜鱼。”
48
……是时候去找主人了。
49
虽然我很喜欢李白哥哥但那也不是我要被溜的原因啊!溜锦鲤也不行!
请尊重我们!!
50
原路回去找主人,有一个惊喜。
主人死掉了!!!
啊!!!
51
果然在战斗场上玩私聊就是找死嘛离了我主人的血量根本不够看啊戳一下就倒的。
我哭着等主人复活。
不ok,这个游戏一点也不ok。
52
大乔姐姐没在这,应该是聊完了就自己走了吧。
我让锦鲤去找他主人了,我一鱼待在这。
53
出现了,对面的秦越人。
他蹲在草丛里跟我对视。他的眼神告诉我,他很伤心后悔难过。
又是你啊……
54
这不是第一次了。
但因为以前都有我抗伤,主人并没有因此挂过。
所以这是个让主人跟他分手的好机会!
55
扁鹊跟主人还在热恋期,脑子不太好使,经常看到主人就会扑过来。
特别是两人属于敌对方的时候,就更有一种神秘的吸引力,让他无法抗拒。
是系统的力量。
56
然后就把主人扑死了。
57
主人的身形刚刚显出来,我就把他拱到背上。
他下意识摸了摸我的头。
可爱ớ ₃ờ
58
“你回来啦。”主人很开心。
“子休——”
“扁鹊人呢?!家都要被拆了他还在蹲草丛?!!”对面有人生气了。
59
“哈哈哈哈!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啊看来跳跳他还很健康很有活力呢。
啧。
60
李白哥哥水平不行了,一定是中了韩信这只狐狸精的妖术了。
韩信前两天那么对他!要我肯定不能忍!怎么回事啊韩信怎么还活着啊!!
61
可把我气坏了。
62
话说回来扁鹊还没走。
他看着主人,主人歪了歪头:“越人?回去吧。”
秦越人欲言又止止言又欲。然后就走了。
63
走了???
我单方面宣布我家主人跟扁鹊的爱情结束了。
凭实力丢掉男朋友。
64
敌方水晶爆掉的时候我和主人才刚刚到场。
余光瞟到韩信踩着别人的尸体,按着李白哥哥就亲。
噫,举报了,传播涩情信息。
65
“我这局死了几次今晚就做几次。”韩信贴着李白耳朵悄声道。
“……呸。”
我替李白哥哥看了一眼,哦,7次。
还好嘛!
66
嗯等等……谁的7次?

北冥有鱼。(信白 扁庄)2

24
天气很好。
主人今天也在沉睡呢!
所以主人到底是怎么选择加入战斗的啊!?在梦里吗?!
25
王者峡谷真小。
连一条我能躺在里面翻身的河都找不到。
我只是想翻个身啊。ಥ≜ಥ
26
这里有一个罪恶的小草丛。
和李白哥哥的酒葫芦。
27
唉李白哥哥为什么会喜欢韩信这种禽兽呢真是令人费解。
28
这就跟我家主人为什么会喜欢扁鹊一样令人费解。
29
诶我看到他们的血条在减少……
为什么在减少啊!?
30
这就是传说中的“一滴*十滴血”吗。
31
我很方,我要走了。
前方是友军大乔姐姐和她的锦鲤!
32
其实我很喜欢大乔姐姐的锦鲤!
上次他告诉我我摸他一下就会有好事发生,我就摸了他一下。
然后我就看到扁鹊被打死了!
33
嘿嘿嘿我要去再摸他一下。
34
大乔姐姐看到我了:“小鲲~”
我“啾”了一声,开心的游过去。
35
咦大乔姐姐不见了!?
就在这时我突然发现那边的草丛冒出了几搓毛……
哦。
36
游回泉水以后再次见到了大乔姐姐和她的锦鲤。
主人也醒了。
37
大乔姐姐好像有话要跟主人说,我就拉了锦鲤去遛弯。
我悄咪咪的摸了他好几下他都不知道嘿嘿嘿。
38
我觉得锦鲤长得很好看。
红红的!喜庆!
39
锦鲤问我喜不喜欢他主人。
大乔姐姐人很好,所以我也喜欢她。
但是总觉得大乔姐姐看到主人和扁鹊在一起的时候眼神就怪怪的……
我也有点怕她。
40
不过这种话我怎么能说呢!
我对锦鲤用力点了点头。
我知道他也一定不喜欢别人说自己主人不好!我们都一样嘛!
41
他哦了一声。
咦这是什么意思……
42
我还没想明白,就看到一道紫色的影子从眼前闪过。
我拉住锦鲤:是李白哥哥!
43
游戏规则是不能伤害队友。
于是我和锦鲤就看到李白哥哥带着韩跳跳疯狂的往敌方塔下冲。
44
李白哥哥这是想同归于尽嘛。
不过韩信一定会觉得是殉情(๑• . •๑)
45
“我真是个天才。”
李白哥哥如是说。
46
他啪啪的拍着我的头问我:
“鲲崽,你主人呢?”
好问题,我也不知道。大乔姐姐不晓得把我主人传送到哪里去惹。
但是不要紧,主人会来找我的。

——
这里有一个神秘的cp……鲤鲲。
私设是年下腹黑美貌锦鲤攻x天地共生傻蓝甜鲲受!

北冥有鱼。(信白 扁庄)1

鲲的视角。
性格都很崩坏不要紧不要紧……
子休的逍遥游写的真好……
高考之后大概还有后续。
1
是的,我就是你们的大可爱鲲鲲。

2
什么?我不住在北冥啊!我已经跟着我家主人搬家辣!
我要时刻陪在主人身边呀。

3
我超大:)
但是我可以变小!不然你以为王者峡谷那么屁大点地方塞的下我吗!

4
今晚我也在韩信家过夜。
呵,韩重言。

5
李白哥哥回来的时候问了韩信一句:
你怎么又去偷鲲了?
韩信笑着说:
怎么会,这是仿真抱枕。
呵。

6
其实我家主人还是很爱我的。
但是秦越人同志。
算了。

7
晚上韩信非要拉着李白哥哥躺我身上做活塞运动。
excuse me???

8
此情此景,我不禁想到了离开主人家时,扁鹊那个丑恶的嘴脸。
我不知道该不该为了扁鹊没有韩信这种爱在别人身上啪啪啪的恶趣味而高兴……

9
可啪!!一个不眠之夜!!

10
第二天李白哥哥没能从床上爬起来。
李白哥哥咬牙切齿的跟我说:
等我好了我不把他打到生活不能自理我就不姓李!

11
啊,原来李白哥哥你知道我不是抱枕吗?!那你还???
不懂你们人类哦!

12
主人没来接我,哭唧唧。
但是扁鹊来了。
都别拦我,我要跳河。

13
扁鹊问我我主人昨天做了什么。
我想了想,甩了下尾巴。
愚蠢的人类,你怎么可能听懂我说的话。

14
李白哥哥让扁鹊进来坐,他们一边看峡谷大家的死亡回放,一边聊天。
互相表示同情。

15
不,这涉及到我主人的隐私,我是不会说的!

16
我家主人来接我了!!(兴奋.gif)
虽然好像有点晚……
我看了眼外面的夕阳。真美啊。

17
主人难得自己走一次路,好像很激动的样子。他给了我一个抱抱。
又给了秦越人一个抱抱。
然后给了李白哥哥一个抱抱。
???

18
不行,一开心就抱人这种陋习一定要改。
只能抱我。

19
回家路上,遇见了出门浪里个浪的韩信。
他跟我们打招呼,问扁鹊李白哥哥还好吗。扁鹊点了点头:
他很好——你可能不太好。

20
奇怪,我床上躺着的是谁?
敲你吗秦越人你给我滚下来!!!

21
主人担心我一条鱼睡害怕:)
哦。

22
我心里也明白,扁鹊也不想跟我睡。
可惜我家主人不明白。
是他活该。

23
诶。
话说回来,我好像不用睡觉哦。

附:李白哥哥的家书

妲己妹妹:
妹妹我跟你讲哈哈哈哈越人他给我讲了一个超好笑的笑话!
你知道越人跟子休在一起了吧?
今天他来我们家接鲲回去,鲲好像不大乐意,我就跟他聊了会。
昨天重言不是去偷鲲了嘛,子休家里就他们俩,天时地利嘛,他们就来了一次!
然后重点来了!子休来完一次就死都不干了,哭着说要睡觉,越人傻啊,还以为子休跟他玩情趣,搞笑,子休认得情趣两字吗。
嗯,所以越人当即打算再战一回,结果低头一看,子休睡着了哈哈哈哈哈哈他都伤心软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诶等等先不写了我听到韩重言回来了!
等我打死他了再跟你聊哦!
拜拜

迷弟的自我修养(番外_敬亭山)


当关于韩信在遇见王者大陆每个人都拖着他们重新自我介绍一遍:“你好,我叫敬亭山。”这个消息终于传到李白耳中的时候,他正在跟杜甫讨论自己的皮肤太少了的问题。
消息传来的第一时间,李白还未做出什么反应,杜甫就拍碗而起:“他怎么这么不要脸啊!”
李白兴致盎然地托着下巴看他:“哦?你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放下筷子,“他还真闲,不知道又抽什么疯。”
杜甫眨了眨眼,不可思议:“不是啊白白,你不知道?你不记得了吗?”
杜.哆啦A梦.甫掏出了他的小本本,献宝一样的递过去给李白:“白白你看!是你写的诗啊。”
本子上有两句诗:

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

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

“……哦!是我写的呢!”李白保持着优雅的懵逼。讲道理啊我这辈子写过那么多诗怎么可能都记得嘛!
杜甫不禁痛心疾首:“白白你这种态度让我和那个红毛怪都很尴尬的。”
李白敷衍的哈哈两声。
“有什么关系嘛子美。”李白眼带笑意,“反正大家都听不懂……就算真的听懂也不要紧,我的确喜欢韩信,所以让他嘚瑟也不要紧。”
杜甫在恋爱的酸臭味中默默抱紧自己。
可以的,偶像。你这是不给男友粉活路啊。

韩信浪完整个峡谷才溜溜达达的跑到李白家门口。
刚打算敲门,就听见李白说喜欢自己。哎呀这怎么好意思的!
他羞答答的跑了。

能与你相看两不厌。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了。

END

完了韩信好娘哈哈哈
好短怎么这么短

两个儿子……
开心得很。

迷弟的自我修养(信白 杜李)3

好我写完了!(叉腰)
爱情总是突如其来就像龙卷风嘛……
还想写个敬亭山番外看看写不写的出来……

7
李白倒是没有多因此怪罪杜甫,毕竟在他心里杜甫还是个孩子。
但当李白看了一眼从地上捡起的诗稿,他沉默了一下。
“死别已吞声,生别常恻恻……
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
三夜频梦君,情亲见君意……
江湖多风波,舟楫恐失坠……”
emmmm……看一眼标题《梦李白两首》。
我不是我没有我没死这熊孩子写啥呢!!
杜甫满脸乖巧:这下是解释不清了嘤嘤嘤白白我不是那个意思。
最终李白还是没有把杜甫赶出去。他拍着杜甫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杜子美。”
熄了灯睡觉的时候,李白躺在床上整理自己的心情。虽然一直以来大家都以兄弟相称,但韩信好像就是有点不一样。
可哪里不一样呢?他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出来。
(自认为)钢铁直男的李白默默肯定自己,既然想不到哪里不一样,那不重要了!自己还是喜欢小姐姐的!
他喜滋滋的睡觉了。
第二天李白没有出家门。
第三天也没有。
韩信抱着鲲去敲他的门:“李白——李大白——你死了没有?”
“韩跳跳——你给我滚远点。”李白有气无力的回答他。
李白喜闻乐见的生病了。
其实他以为自己金刚不坏百毒不侵来着的。
杜甫给韩信开了门,万分不情愿的让他进来。由于鲲无法塞进这个用于人类进出的门,韩信只好可惜地拍拍它的大脑袋让它游回去了。
韩信回头,看见李白躺在床上,向他伸出了双手。

8
韩信搓爪爪:“白白你这是要亲亲抱抱举高高么?”他用余光瞥了一眼身旁的杜甫,害羞的说道,“这样不好吧,还有外人呢。”
“你抱不抱!”李白即使生病了也凶巴巴的。可韩信就是喜欢。
“抱抱抱,当然抱。”主动送上门来的,不抱白不抱。他想着,几步走过去把李白从床上抱起来。
李白在他怀里看着门口杜甫那小可怜的模样,觉得好笑:“诶子美,不是哥哥故意欺负你。不然你现在出去转转?”打扰别人告白是要遭雷劈的。
对,他,李太白,打算要跟这个红毛怪告白。
想不到吧!
这是他病了两天才得出的结论。不管韩信对他而言到底和别人有什么不同,他爱上韩信了,这是无可置疑的。
然后,告白总是要由攻方来才好嘛,李白从他二十多年来的直男心理中提炼出来的想法现在正牢牢戳在他心上。
唉虽然他觉得一定是跳跳先爱上他的,毕竟自己是这么的优秀嘿嘿嘿。不过从今往后,跳跳就是他的受了。他一定会用心宠着他的受的!
杜甫斟酌了老半天,最终泄气一样的嘀咕道:“韩重言你个老王八……”他摔门出去。
啊,他真是全世界最理智最棒棒偶像恋爱了也不做出什么过激行为给偶像添麻烦的好迷弟!
韩信:???
爱情总是突如其来。
李白凑到韩信耳边:“告诉你个秘密。”
“嗯?”
“我喜欢你。”
“哦……那还挺巧的。我也喜欢你。”
两个人从好兄弟到情侣,水到渠成一般的顺利。

迷弟的自我修养(信白 杜李)2

虽然扁鹊没出场但是有药鱼……
emmmmm……

4
之后杜甫顺理成章的住到了李白的家中。
李白的家!
在李白交代了让他不要乱跑等他回来然后就出门去了之后,杜甫突然兴奋起来。
这当然不是李白真正的家,只是在这段时间内暂时居住的地方。但是!空气中弥漫着的!全都是!李白的味道!!
杜甫自认为是一个有节操有教养遵纪守法的好迷弟,不干涉偶像私生活,默默支持偶像的一切活动。
可是他现在好想想在李白床上滚几圈是怎么回事。
就在杜甫内心挣扎的同时,李白已经又回到了战场上。
这回韩信居然在他的队友里面。
“两个打野?”他心里一惊,连忙跑过去一把扯住韩跳跳的衣领,“喂韩跳跳!不准抢我的蓝!”
韩信翻白眼:“那就让给你嘛。我可以去反野。”
李白歪着头看了他一会儿,手才松开:“可以的跳跳,都学会谦让了。你是不是想泡我啊。”
“诶⊙∀⊙”韩信摸摸头,“被你看出来了嘿嘿嘿。”
“咳…不好意思,我不喜欢你这种肌肉型的,你要是长成子休那样子我可以考虑一下。你的求欢我拒绝了。”李白目带怜悯。
“……李白我跟你讲你这么讲话会被越人毒死的你知不知道。”
“唔。”骑着鱼的少年慢悠悠的游过来——庄周也是这次的队友,“你们~好~是不是~有人~叫我了?”
韩李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惊悚的神色。
夭寿啦庄周醒来啦!!!

5
庄周从长梦中醒来。
然而他不明白为什么面前这两个紫紫白白的人为什么好像很害怕的样子。他觉得一定是鲲欺负他们了。
于是他轻轻拍了一下鲲的头:“你是不是~欺负别人了?”
鲲:……我不是我没有我超无辜。
我才是被欺负的好吗!!
李白首先整理好表情,跟庄周打了个招呼:“你好啊,子休。”他笑眯眯的,“经常听越人提起你呢。嗯,我是李白,他叫韩信,是你这次的队友。”
庄周呼呼的笑:“李白~我认得你。你是不是看过我写的书?越人~都给我看了~你的诗~有写我的鲲哦~”
韩信闻言颇有兴致的看了李白一眼,李白感觉到他的目光,凶巴巴的瞪回去。
再转过头来,他热情又亲切的搂过鲲的大脑袋,昂着头对庄周笑道:“哈哈,这倒是我们有缘了。当初写那些诗的时候,也是没想到还有机会遇见你。”
两位文艺工作者聊得很投机。
韩信却觉得心里很是不快活。哇李白连没见过面的庄周的鲲都写过了居然不写我!!我们不是好基友呸好兄弟吗!
韩信不开心,韩信要李白亲亲抱抱举……要把李白举高高才能好。
李白忽然哆嗦了一下。天凉了吗?

6
因为他们聊天聊得太开心所以这盘比赛输了。
李白想起还待在家里的杜甫小朋友,就放弃了跟着庄周回去看《逍遥游》原稿的念头。他正琢磨着是不是带点什么吃的回去的时候,看到了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韩跳跳。
“不知道烤龙肉好不好吃……”他状似无意的嘀咕道。
韩信:……
你可能是屁股痒了年轻人。
韩信超大度地决定原谅他。
李白挺开心的转过来:“韩信你跟着我干嘛?真的想泡我?”
“啊,我就是想到你家去。”
“到我家去干嘛。”李白懵逼,忽然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哦,是这样吗!你不是想泡我,是想泡子美?!不行不行,子美他还小,你死心吧禽兽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李白撒腿就跑。
笑话,自己的迷弟不自己护着谁护着。
不过感觉不太对……自己为什么会觉得很失望?什么情况,是自己想泡韩跳跳吗?
李白一边质疑自己的情商和审美一边撒丫子狂奔。
幸好战斗之外技能是不能使用的,李白跑了几秒韩信才反应过来,他根本就不可能还追的上他。
韩信又郁闷了。
惨遭嫌弃。
他现在不打算去用热脸贴李白的冷屁股,虽然他还蛮想摸摸……咳。
寂寞的韩信一个人跑去开了新的一局比赛。
李白到家的时候只看见家里一地的诗稿和自己房间里一只L码的毛毛虫。
啊我一定是被韩信气的产生幻觉了。
李白关上门。又打开。
“那个!白白我可以解释!!”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迷弟的自我修养(信白 杜李)1

爱情线只有信白……
杜甫就是单纯的迷弟……
世界观异常混乱。

迷弟的自我修养。
(信白 杜李)

0
很好,男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杜甫这样恶狠狠的想着,手下不自觉使力,下笔更重了些。
虽然早就引起了。

几月前,杜甫初次与李白见面。因为仰慕许久,终于见到真人,杜甫开心得要起飞,日日只想着今日要用什么话题跟李白搭讪,只想把跟着一同游玩的另一个不明发光物体扔得越远越好。
然而几日很快过去,李白收到一封信。
他向来随性而为,看罢信当即就拎起随身的酒壶兴冲冲离开。杜甫起床后到李白房间里一探,桌上只有一封短信。
很好,这个叫妲己的……这名字一听就是个妖艳贱货!居然勾引走了我纯洁的白白!还有,王者峡谷是哪儿?

杜甫不开心,杜甫要李白亲亲抱抱举高高才能好。

李白现在正躺在草丛里望天。这里的小姐姐们真可爱。
就是有点凶……
“李白!”有人走过来。
来人站到他眼前,把他的阳光挡住,银色长发在阳光下闪着光。
“哈,终于找到你了。快起来换衣服,跟我打架去。”李白沉默的望着他,听他继续说,“我说,这里这么多草丛,你能不能定一个地方躺着?我们这么到处找你也很累的啊。”
“嗯……”李白没正面回答他,敷衍着应了声,直起身子,“拉我一把。”他伸出手。
那人很快抓住李白的手往他那边拉去,李白还没反应过来,就一头撞到了那人胸前的盔甲上。
李白:……
韩重言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
“抱歉抱歉,没撞傻吧?”韩信哈哈笑着把李白提溜出来,哥俩好的搂住他的肩膀。
李白忍下了心中想糊他一脸的冲动,挥开他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往前走了几步,就雄赳赳气昂昂的撒腿跑了。
呵,谁要跟你去打架。
换个地方睡觉。

1
关于杜甫刚才灵机一动想到的大计划。他觉得自己是个天才。
他要去找李白。
但是他好像不知道李白在哪诶。
杜甫站在路口突然想到这个问题。远处有一只蓝色的鱼慢悠悠的游过来。
“啾!”
“呃,庄周?”杜甫在鱼靠近以后,认出了它背上的人。
然而那人并没有理他。
你永远都叫不醒一个庄周。
蓝色的鱼——其名为鲲——还在努力的叫:“啾啾啾!”
杜甫:“……”
他只能退而求其次:“鲲啊,你知道李白在哪儿?”
鲲很激动:“啾!”
它掉头就走。
???
杜甫不明所以,但还是跟了上去。

于是他终于再次见到李白了。

2
李白旷班的行为遭到了韩信狂风骤雨般的报复。
肾虚,往往在过度疲劳之后。
“狐死……”李白趴下了。李白希望自己可以继续这么趴下去。李白拒绝复活。
他不知道人生为什么这么艰难。
韩信满面春风:“可以啊李白!这局你就死了一次!”
李白装死。
妲己宝宝过来慰问他:“李白哥哥,你还好吧?其实…其实不用这么拼也没关系的,来这里,大家也就图个开心……”
“哈哈哈,没事没事,妲己你不用担心他,他就是撒个娇,我待会哄哄就好了。”
“这样啊。”妲己露出了然的微笑。
李白觉得自己还能打死一个韩重言。
正当李白面朝黄土思考人生的时候,鲲的叫声响起来:“啾啾!”
韩信向它打招呼:“嘿;-)”
鲲觉得自己还是不要过去比较好。
“白……太白哥哥!”
咦?他怎么好像听到了子美的声音?李白抬起头来。

3
气氛一时很尴尬。
杜甫是李白的迷弟——李白是知道的。
傻孩子表现得还是挺明显的。
所以现在李白以这幅像被蹂躏完的衣衫不整的模样,出现在自己小迷弟面前,就很尴尬。
杜甫倒是没在意这些有的没的:“太白哥哥,我终于找到你了!”
这个时候韩信才回过神来。
他僵硬的移动自己的脑袋,一字一顿的重复道:“太、白、哥、哥?”
李白表示嫌弃:“大哥你多大年纪了还叫我哥哥,羞不羞啊。”
韩信伸手过去在李白的脑袋上瞎胡噜了一把。
看见此景,杜甫很紧张的就冲上去把韩信的手扒开,又细细的给李白把头发撸直。李白顿时心中充满了感动。
“嘿,小鬼…”韩信似笑非笑的收回手,直起身子抱胸道,“你是谁阿?新来的英雄,嗯?”
虽然杜甫根本听不懂这个长角的银毛怪在说什么,但看到他刚刚欺负自己的白白,杜甫心里就一阵憋火。他没理他,兀自将李白从地上扶起来。
“这是我的…呃,算是一个弟弟……”李白迟疑着说道,“子美,你也收到邀请了吗?”
杜甫停了停:“没。我是来找你的啊太白哥哥!你突然就走了,要是来找你,我都不知道下次再见是什么时候。”
李白闻言想摸摸杜甫的脑袋。手伸了一下,又默默地缩了回来。
好像有点高。
尴尬。
韩信拉了他一把,他不解的看过去。韩信凑到他耳边:“这小孩好像很喜欢你。”
李白一抬下巴:“那是,我这么英俊帅气风流倜傥怎么会有人不喜欢我。”
韩信笑了一声:“的确,我也很喜欢你。”
……
???
说说说说什么呢这个人!这个时候不应该骂他一句不要脸吗!不要不按套路出牌啊!!
“闭嘴吧你。”李白吧唧打了韩信一下,迅速窜回到杜甫身边,还给了韩信一个超凶的眼神作为警告。就是耳根有点红。